欢迎访问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天地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作者: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来源:网络整理 创建时间:2017-08-14 16:06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余本《奏出人间的辛酸》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汤小铭《稻香时节》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黎雄才《华山南天门》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林墉《孔雀琴师》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黄新波《创世纪》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许钦松《潮的失落》

  

广东美术六十年:别开新天地 抒情领风骚(组图)

 
王肇民《大叶紫薇》

    融汇东西,兼容并包,少了牵绊,多了原创

  本专题采写和图 记者卜松竹

  谈及60年来中国美术的发展,“广东”是一个绝对绕不过的字眼。

  上承中国近现代思想变革的余波,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几代广东艺术家以不懈的艺术追求和创新的艺术探索,以及惊人的天赋,在中国美术界造成了持续数十年的影响。虽然纵观中国近现代美术史,以某一区域文化为核的创作成为一时潮头的现象不断出现,例如以傅抱石为首的江苏新国画的创作,以石鲁为代表的长安画派的表现,以方增先、周昌谷、李震坚为代表的新浙派人物画的发展,以及四川的雕塑、北大荒的版画、户县的农民画,和依托“798”等艺术园区逐渐形成的北京等大都市的面目复杂的当代艺术风潮等等,都以其典型或话题性而引起全国关注。但若论时间跨度之长,辐射面之宽广,杰出画家之多,对时代精神的解读和影响之深,近数十年的广东,着实是一个少有对手的案例。

  许钦松:“桥头堡”广东美术要面向未来

  中国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东画院院长、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许钦松近来一直有一个设想:希望能把建国60年以来,在全国造成巨大影响的广东画家和广东美术作品,以一次全景式的展览展现给大众。他认为,与新中国成立同步走来的广东美术,在“一甲子”之年,应当有足够厚重和深沉的思考,也应有宏阔而前沿的展望。

  岭南画派

  为广东美术提供

  重要思想渊源

  按照许钦松的构想,这样一个大型展览应由三部分组成:第一部分是选出60年来30位在广东从事创作或者广东籍,在全国影响深远,足以写进艺术史的艺术大家以及他们每人的数件代表性艺术作品;第二部分选出堪称广东画坛中坚和支柱力量的数十位名家;第三部分则是根据“只看作品不看人”的原则,将广东中青年艺术家的优秀作品加以呈现。

  许钦松表示,广东美术60年涌现了许多优秀的艺术家,仅以广东画院50周年庆典系列活动为例,第一次被冠以“画院六大家”名号的黄新波、关山月、胡一川、赖少其、黎雄才、王肇民,就都堪称在艺术史上能够真正立足的大家。在他设想的“60年30人”名单中,就有如下这些如雷贯耳的名字:李铁夫、高剑父、高奇峰、陈树人、关良、林风眠、冯钢百、谭华牧、司徒桥、符罗飞、李桦、丁衍庸、罗工柳、古元、黄君壁、方人定、赵兽、黄少强、廖冰兄、余本、潘鹤、杨之光等。

  百多年来广东对外交往“第一线”和西学东渐“桥头堡”的地位,在许钦松看来,这样的土壤上生长出来的广东美术,既有深厚的中国传统文化的韵味,又早早融入了海外多元的艺术诉求、技法和理念。比如岭南画派的出现,在当时被认为“不可思议”。因为它打破了明清以来中国画领域死水一潭的局面,走出了一个新天地。这种革命性的转变,只有那个思想激烈变动的年代,在最能感知这种变动的广东才能发生。而类似岭南画派这样的革新思潮和创作的余波影响,其实也为广东近五六十年的美术实践提供了重要的思想渊源。

  不止“创作”,还要“读人”

  ——理论不能再是短板

  作为广东美术界的“掌门人”,许钦松在美术创作和管理上有许多创新之举。在“广东美术60年”这样一个时间点上,许钦松将眼光瞄准了被视为广东美术较为薄弱的一个领域——美术理论。他提出,要在未来一段时期内,培养出一批在全国有影响的美术理论家、批评家,同时加强画家自身美术理论的完善。“作为广东美术的最高学术机构,广东画院的美术创作和理论研究应当是并列的两大方面”,许钦松表示,在广东美术界,也应当呈现这样一种实践与理论并行的格局。然而现实是,广东的美术创作硕果累累,老中青三代都有代表性的人物和作品,但是理论方面却成为“短板”,轻视理论的艺术家大有人在。

  许钦松担任省美协主席之后,倡议成立了文艺理论专业委员会。“在国外,有专门的艺术研究者和理论家跟踪艺术家,对他们进行深入研究,为什么?因为艺术家的生活方式、家庭情况、教育和生长背景、师承关系、性格构成、思想追求这些方面,构成的是他作品背后的支撑,直接影响到他的创作状态,进一步影响到一个时代艺术创作的风貌。这些‘活’的东西,随时代的变化不断发展,如果没有理论层面的梳理,后人除了看到一堆艺术品之外,对一个艺术家,一个时代的艺术流变,往往就会觉得难以有深入的理解”,许钦松说。

  另一方面,许多早期的艺术大家,自身也是理论大家,例如潘天寿、黄宾虹、傅抱石、齐白石、李可染等都有画论或者画语录传世。即使在近60年来,很多老一辈艺术家也有很多精彩的画语录。比如王肇民先生画语录,可惜的是并没有得到很好的整理和记录,从而为年轻一代所用,“这是一种相当可惜的缺失”。许钦松说,此次广东画院50周年庆典期间,明显感觉到理论缺乏带来的遗憾,因此这也是下一阶段画院和广东美术界首要的工作之一。

  跳出狭隘的“民族主义下之文化”

  走进人类文明大格局

  迎来60华诞的广东美术,也面临着新的挑战,其中一个直接的挑战是:在过去百多年间,特别是改革开放初期广东因遥遥领先的经济优势而抢得思想和市场高点的那种美术发展环境,已经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全面起飞而显得不再具有突出优势。北京、上海、江浙,甚至成都、重庆这些新的艺术“高地”得到了快速发展。在这样的格局中,广东美术如何保有自己的优势?继续打开新的天地?

  许钦松认为,随着近年各地经济差距的不断“拉平”,特别是网络发达带来的资讯传播的快速发展,文化艺术“大一统”的平台正在形成。很多内地地区在艺术方面的确已经不再需要广东这样一个“二转站”,但在广东美术下一阶段的发展中,广东融汇东西,兼容并包的这个传统仍旧是最大的优势。

  许钦松指出,广东从历史上看就是一个移民省份,近几十年更是引入了大量人才,形成了一种非常好的融合的文化格局。同时广东由于历史文化的渊源,在创新方面历来相当活跃。虽然在传统的厚重上可能不及河南、陕西等内陆省份,但是反而少了很多牵绊,多了几分原创性。原创性恰巧是艺术的灵魂。广东艺术的轻松抒情特性,是中国艺术的不可或缺的一个组成方面。

  更重要的是,许钦松认为,现代艺术家的思想观念应当有所变化,要将自己的艺术创作跳出狭隘的“民族主义下之文化”的范畴,放到人类文明的大格局中去思考。在“60年”这个节点上,广东的艺术家们应当思考的,是如何解决这样一个宏大的历史命题。

  谭天:广东美术三阶段

  无法复制

  在广州美院教授、著名画家、美术史家、美术理论家谭天看来,新中国广东美术的发展跳不出“前30年,后30年”的框架,但在每个具体的阶段,却有着自己无法复制的特色,造成了独特影响。

  第一

  阶段

  人民大会堂绘制《江山如此多娇》

  岭南画派代表国内画坛最高水平之一

  地方美术与革命美术的结合与缠绕,在谭天看来是新中国成立初期广东美术最为引人注目的特色,也是国内其他地方所没有的。这种独特的艺术格局造成了深远的影响。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毗邻香港。黄新波、胡一川、关山月、潘鹤、余本、黎雄才、方人定等是这一时期的代表性艺术家。

  1949年10月广州解放之后,包括关山月、潘鹤、余本等在内的一批旅居香港的杰出艺术家,陆续返回内地,会集在广州。按照当时的眼光来看,这是一群没有“参加革命”的爱国艺术家。他们与广州的黄新波、胡一川等为代表的“革命艺术家”相结合,形成了那一时期广东美术界的主流力量。值得注意的是,珠三角本地的这些优秀艺术家与革命艺术家之间,并非对立关系,而是形成了一种“缠绕”的关系。两派艺术家互相影响、促进,影响很大,为广东美术界后来几十年的发展也有开启作用。比如影响至今的岭南画派,就是从那时起由关山月等人逐步启动、确立、发展起来的,对广东国画影响深远。关山月在上世纪50年代与傅抱石一同被周恩来总理点名到人民大会堂去绘制《江山如此多娇》,表明岭南画派代表了当时国内画坛的最高水平。

  而黄新波、胡一川等人,则将解放区的革命美术带到广东。其中黄新波是老艺术家、著名的木刻家、第一任的广东美协主席,也是广东美协“001”号会员,胡一川是亲身参加过延安文艺座谈会的版画大家。在他们的影响下,在当时被视为革命性很强的版画艺术在广东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进一步影响到了广东美术的整体面貌。如许钦松,就是版画专业出身。

  第二

  阶段

  广交会背景下的“文革”时期

  广东美术代表中国美术最高成就

  广东美术在全国非常有影响的第二个阶段,是在“文革”期间。谭天表示,造成这种局面的原因,是广交会的存在。陈衍宁、林墉、汤小铭、王玉珏、杨之光、欧阳等艺术家,在当时的全国美术界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代表了中国美术那一时期的最高成就,是广东美术的一个辉煌。

  谭天说,在“文革”期间,广交会这个对外交往的窗口的活动不能停下来,仍然保持了一定程度的活跃。在这个大背景下,有一批美院的学生和美术工作者为广交会绘制了一大批宣传画。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绘画能力得到了锻炼和保持,后来就创作出了一大批的“红色经典”作品。比如所谓的“四大金刚”——林墉、张绍城、伍启中、陈衍宁等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此外汤小铭创作出了《永不休战》。这件油画作品在写实和表现方面达到的成就,至今仍无法被超越。

  汤小铭创作《永不休战》,以及后来创作《国际歌》等,艺术渊源并非岭南画派,而是来自胡一川创立的广州美术学院。胡一川是中国美术史上公认的最早的革命题材油画创作的奠基者之一,其创作于60年前的代表作《开镣》是中国美术馆60年美术成就展的第一张大油画。由于胡一川对油画的热爱,油画成为广州美院一个重要的系科,也笼络到了当时中国一批重要的青年油画家,比如从苏联列宾美术学院留学归来的郭绍刚,以及一大批在中央美术学院受过正规教育的、学写实油画的有成就的教师。这种写实油画的传统,到汤小铭这里结出丰硕的成果,并进一步影响到后来的邵增虎等杰出油画家。此外这一时期关山月的革命花鸟画,在全国也广泛传播;年轻艺术家如陈永锵的《鱼跃年丰》被认为是新花鸟画的代表;潘嘉俊等一批部队画家的作品如《我是海燕》等也很突出。

  第三

  阶段

  漫画连环画多元创作

  广东双年展开启国际影响

  在“文革”后及改革开放时期,谭天认为一定不能忘记廖冰兄的贡献。廖公以漫画的形式呈现出的批判力度和达到的水平,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一批对“文革”反思的画家,创作了一批杰出的反思性的作品,如邵增虎的《农机专家之死》等。这一时期,广东在版画方面也有不错成绩,如许钦松的版画作品在全国获奖。

  这也是中国连环画的昌盛时期,广东有一个杰出的代表就是卢延光,他创作的《百帝图》、《百妃图》,被国内连环画界视为范本,为广东美术的宣传推广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