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理论天地
善待天地人
作者: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来源:网络整理 创建时间:2017-08-18 11:39

  自由撰稿人,专栏作家liuhongfuture@gmail.com

  世人皆知,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是中国改革的起点。中国改革的起点又是以包产到户为标志的农村改革。然而,人们有所不知,十一届三中全会决议的规定是“不许包产到户”。改革起点的两个标志事件竟然是不等式,它说明中国当时对包产到户禁绝的程度,也说明,两年后包产到户像多米诺骨牌,从安徽等省一触即发传遍全国,其中的变化必有高人高手运筹。

  杜润生,便是最重要的高人。他生于1913年,山西太谷人,1934年考入北平师范大学文史系。1949年担任中央中南局秘书长、中南局军政委员会土改委员会副主任;1953年任中央农村工作部秘书长,辅佐部长邓子恢,后任国务院农村办公室副主任;1956年后,历任国务院科学规划委员会办公厅副主任、中国科学院秘书长等。1979年任国家农委副主任;1983年任中央书记处农村政策研究室主任,兼国务院农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以农村改革为主题,从1982-1986年的5个中央一号文件,都是凭借杜润生海纳百川的政治智慧、科学观念、实践理性和协调天才,率领从农委到中科院、社科院,从农发组到农发所的研究人员,从老革命到小年轻,从中央到地方,从政府到民间,从干部到农民的精兵强将,以小搏大,以少胜多,实现了从点到线、从线到面、从平面到多维的历史转折,最终决定和影响了中国农民和改革的命运。阿基米德的“给我一个支点,我就能撬动地球”,很适合用在杜润生身上,给他一个支点,他就改变了历史。

  2008年11月,中国经济理论创新奖授给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理论。95岁的杜老被人搀扶上台领奖。他的耳朵听不见了,话也说不清了,身躯愈发瘦小。人生至此,精炼到了极致,开言寥寥50字:“联产承包责任制是中国农民的经济学创造,我只是起到了理论调查和整理的作用,这个奖项应该颁给广大的中国农民。”

  杜润生早已超越了包产到户。晚年的他越来越多呼唤政治改革,强调要过好市场关和民主关,强调经济发展要关怀人,不能见物不见人。这是他始自少年的民主追求和社会理想。杜老是个妙不可言的人。我一直想,在这样一篇短文里,怎么来表达杜老的精神气质和人格特征,直到读到他的《善待天地山河》,才猛然发现,“善待”二字最对。杜老对于天地人的善待,近乎宗教般的情感,没有一党、一己、一团体之困,是至高的人生境界。

  善待农民

  1981年2月11日,在青年们自发组织的中国农村发展问题研究组成立会上,杜润生讲:“农民受苦,中国就受苦”,“中国的农民对我们真是太好了,从民主革命开始,他们就万众一心地支持共产党。老解放区农民推着小板车支援前线,一直推到胜利。”过了几年,农民吃饱穿暖了,他就向邓小平建议恢复农民协会。“农民需要一个积极的组织承担发言人”,这样的话,一讲就是几十年。杜老对于农民的感情,除了个人的,还有替共产党的,他总说“我们欠农民太多”。他们用那么少耕地养活那么多人口;受城市和工业压榨,饥荒时,饿死的尽是农民。他也说过重话:“农民穷,中国穷,农民古代化,中国不可能现代化,谁要是在现代化进程中忘记农民,谁就是数典忘祖!”毛泽东提出总路线以后,邓子恢和杜润生却说合作社不要办多、办快了;合作化完成以后,他们还要支持包产到户,直至被毛泽东斥为“小脚女人走路”。当时的中组部部长安子文曾批评杜润生:“农民观念数你强,了解情况材料数你多,就是政治上弱,看不清大风向。”数他农民观念强,这话对!然而即使被免了职,调离农口,杜润生情不自禁,还是想着农民。

  中国有一批批为农民请命的人,邓子恢、彭德怀等等一一陷落,只有杜润生活下来,并在恰当的时机,发挥了恰当的作用。杜老和农民之间有一种会心的联系,像是接头暗号。比如,在突破包产到户的岁月里,他以退求进,在妥协中前进,走不了一步走半步。最后在文件上的用语是:“可以包产到队,可以包产到组,也可以包产到户。”文件发下去,农民只记住了:“可以、可以、也可以。”他说了一个实在的理由,同时又是共产党人无法反驳的理由:把人民的事情交给人民自己去选择,这是他们的权利。于是,农民兴高采烈地选择了包产到户。连中央文件都被幽默的杜润生添了喜感,他的农民式的狡黠、冷静、理性、诙谐、机智在此地发挥了最大的功效。生活中的杜老也有农民的不吝。听说这样一个笑话:1980年代去山西,有一晚去太原的夜市,摊铺上点着小汽灯。杜老想吃小吃,同行的人说太脏了,他说:“没事儿,天黑,看不见。”

  善待山河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