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民生
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需坚持社会兜底的基本功能,不宜从物权思考(4)
作者:魅力中国-国内旅游资讯-最新旅游攻略-旅游资讯网  来源:网络整理 创建时间:2017-05-18 18:10

农地制度调整也与城镇化有关。实施土地承包初期,农业之外就业机会较少,农民主要依靠土地获得收入。九十年代后期以来,我国农村人口流动加剧,目前农民工规模已经超过2.7亿。城乡人口流动,打破早期土地承包者与农业经营者同一局面,农业劳动力外出与农业经营体系更新,带来农地资源重新配置动力。与此同步的是,土地承包经营权物权化程度越来越高。当下国家正在落实“确地确四至”的土地承包经营权确权工作。土地承包经营权物权化的后果是,锁定早期形成的地权分散和地块插花局面,将土地权利配置给原承包者。以“利用”为目标的土地承包制度,脱离城镇化进程中的人地重构需求,演变为保护离农者“占有”地权的制度。针对此矛盾,国家启动土地“三权分置”改革,试图以更复杂的制度形式,弥补前期制度异化带来的问题。

然而,还必须意识到我国城镇化的独特方式。城镇化的质量取决于我国经济发展程度和产业形态。中国追求高质量的城镇化,追求让所有人享受高质量公共服务的包容性城镇化,前提是提高劳动生产率,改变在全球产业分工中的位置。产业升级还需经过较长时期奋斗。在当前阶段,受产业分工方面的结构性因素制约,农民进城务工收入很难提供其全家在城市体面生活的条件。通常被批评的农民工“两栖”形态和我国“半城镇化”模式,归根结底,是中国作为发展中国家和中国所处发展阶段,没能力为所有人提供高品质现代城市生活造成的。

土地制度要继续服务于中国城镇化的又好又快发展。可以从很多方面阐释现有土地制度带给中国的发展优势。此处仅指出两点。一是,现有建设用地制度实现土地自然增值收益公共化,避免让一小部分处于特定位置的人,过度摄取社会财富。相对于整个广阔国土和庞大的农民群体,城镇建设永远是星星点点状,调整建设用地制度所实现的财产权保护,保护只是城郊村和城中村的“农民”。这个群体,既不是农民中的弱者,也不是新兴市民中的弱者。培育一个通过单纯土地占有就可以获得巨大社会财富的食利群体,不是现代社会制度的目标。更现实地看,占社会不到5%的城中村和城郊村农民占有巨额财富,会提高城镇建设成本,也减少其他偏远地区农民对社会发展成果的分享。

二是,农地和宅基地方面。中国正在追求近14亿人口规模的城镇化与现代化,这个过程必然漫长而充满风险。农村土地制度的基本功能是,为农民进城提供退路,为中国这辆奔驰中的城镇化快车提供保险。有了农村土地和农村住房,城镇才是农民可自由选择的奋斗目标,而不至于像其他第三世界国家的进城农民那样坠入贫民窟。在这个意义上,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需坚持社会兜底的基本功能。毕竟农地农房的市场价值有限,农民出卖农地农房所获收益比其损失可能更大。


中央反复强调,当前推进土地制度改革不能触动公有制底线。中国土地制度的秩序,可用“地尽其利、地利共享”八个字概括。

(原标题:农村土地制度改革需坚持社会兜底的基本功能,不宜从物权思考)

友情链接/网站合作咨询: